「顏真卿書法展」在東京國立博物館開展

「顏真卿書法展」在東京國立博物館開展,展品大多為日本的收藏品,但我國國立故宮博物院出借的顏真卿「祭姪文稿」真跡,最具吸引力。揭幕首日,來自各地的書法名家和愛好者就蜂擁而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母親安倍洋子是書道雍容苑會長,也在第一時間到場觀賞。據悉這次借展的交涉長達六年,經過專家小組多次討論,並評估古物狀況後才得以實現。基本上在國際文化交流上是一件盛事,也是好事。

廣告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祝賀卓榮泰當選民進黨黨主席

祝賀卓榮泰當選民進黨黨主席。

我當年曾參與建黨工作,也擔任過黨主席和30年中常委,對黨有深厚感情和懇切的期待。卓榮泰這次參選,我事前並不知情,過程中也未給他任何建議。我深信年輕的一代應該有自己的想法,也必定能夠超越上一代。

黨內路線和派系一直都存在。當年提議「民主進步黨」這個名字,就是期許「民主的包容」和「進步的取向」並存,可以在進步的大方向中,包容不同的想法和力量。

卓榮泰歷練豐富,個性圓融,沒有包袱,派系對他應該不是問題。

主席加油!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日本NHK今天推出新的大河劇「いだてん」(韋馱天)

日本NHK今天推出新的大河劇「いだてん」(韋馱天),描寫第一位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馬拉松比賽選手金栗四三的故事。

金栗是日本「箱根驛傳」的發起人,他在1912年日本馬拉松預賽打破世界紀錄,但到了瑞典斯德哥爾摩正式比賽因為生病迷路,沒有跑完全程,也未向大會申報放棄比賽。一直到了約五十五年後,瑞典奧運會邀請他出席紀念活動,才正式宣佈他扺達終點,全部賽程結束,跑的時間為54年多,也是破紀錄。

韋馱天的日文是指跑的很快的人,來自佛經韋䭾曾以神行速度,追回被盗的佛牙的典故。日本人吃完飯會合掌說「御馳走様」(ご馳走様でした),最早是感謝韋馱天樣搬運食物,現在變成「很好吃」、「吃飽了」的意思。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日本九州熊本縣下午6點10分發生芮氏規模5.0地震

日本九州熊本縣下午6點10分發生芮氏規模5.0地震。
一、目前聯絡該地區僑胞、留學生無災情傳出。將持續掌握相關訊息。
二、觀光局回報目前該地旅遊團體約12團378人,尚無旅客傷亡或受困情形,行程未受影響。
三、目前博多至熊本新幹線均停駛。兩班中途停駛的新幹缐車上據悉各有130名旅客,有無台灣旅客待查証。
四、自由行旅客較難掌握,如有受困情形,首先要依當地政府的救災指示避難,並請直接撥打福岡辦事處緊急聯絡電話
(090-1922-9740)1234567890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過去一年來的台日關係

歲末。盤點一下過去一年來的台日關係:
一、日本人對臺灣人的觀感
依2018、11月間,中央調查社對日本人所做的民調,認為台灣是最親近國家的有64.7%(去年51.7%)、韓國17%、中國5%。認為台日關係良好的有71%(去年67。%),都有增加。
二、地方政府交流
這二年半,台灣與日本地方自治體簽署的友好交流協定共有58件,佔過去45年總數120件的近二分之一。
三、地方議會交流
2018年7月在高雄市舉辦第四屆台日交流高峰會,日本有323位地方議員參加,破大會人數紀錄。
四、國慶晚會盛況
今年駐日代表處在東京辦的雙十國慶晚會有近二千人貴賓參加,包括安倍總理的母親、弟弟和上百位國會議員均出席。
五、國會友我力量,
立場傾我的日華議員懇談會的成員員已經有284名,佔日本國會議員總數的四成。
以上小小成績當然是代表處全體同仁努力的結果,但指責駐日工作沒有績效,顯然與事實不符。
倒是來日觀光訪問的人數已經高達480萬人,二年多來成長一百萬人左右,各辦事處服務件數暴增,但人員預算均未增加,以東京代表處為例,每月服務三千多件,大家都不勝負荷。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真相

謝

圖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希望社會大眾冷靜思考

關於大阪辦事處前處長的輕生,最近媒體引用許多知情人士、關鍵人士、消息靈通人士、可靠人士的話,講了不少猜測,情節也許引人,但多數也是不可靠的假消息。究竟他們是誰?有多關鍵?多可靠?多靈通?講話內容的根據什麼?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真名的理由?希望社會大眾冷靜思考一下,就不會隨機起舞。
其次,現在對於蘇啟誠處長的尋短的原因,有兩種不同意見,一種是因假新聞被外界批判而輕生;另一種是因為上級威脅處分,不願受辱而輕生。
關西機場事件受困旅客輸運完畢的第一天(9/6),我就在臉書指出所謂「中國領事館派車優先救出中國人」是假新聞,我從北海道回來後對照網路資料,更發現guruguru講說他打電話給大阪辦事處遭到冷漠嘲諷的事情也應該是假消息。蘇前處長過世後我去大阪,在9/15撥空到關西機場和泉佐野現場勘查,又發現9/5泉佐野車站電車正常航行,但載運中國旅客的巴士並沒有去泉佐野站,而是去一個叫日根野站的地方,日根野站9/5電車停駛,所以坐在巴士上的台灣旅客到了那裡也只能搭中國的接駁巴士繼續前往。換句話說,蘇前處長就是9/5那天趕往泉佐野站也看不到台灣旅客。我在9/19看到9/10蘇處長寫的「願坦然受處」的檢討報告,內容是以巴士是載到泉佐野站及guruguru的電話為真的前提而檢討,如果是真的,蘇前處長願受處分的檢討報告會變成可以處分的根據,問題只是處分輕重及是否過當的問題。我契而不捨追出假新聞率先散播者guruguru的身分,以及他打電話是假的,還有坐到泉佐野車站也是假的真相,正是為蘇處長自我檢討報告的前提解套(例如他在檢討報告説自己沒有前往車站關心難辭其咎),還他和許多被駡的同仁一個清白。在這種情形下,追究檢討報告是否被迫?上級是否受新聞誤導而處分?處分是否過當?辯論才有力量。而且這些問題,既然雙方都通聯記錄可查,應該很簡單可以查明。如查出蘇處長輕生之前有接獲上級壓力電話而不甘受辱輕生,那應該是直接促使他尋短最後一根稻草,而不能說假新聞沒有關係,現在guruguru尋求國民黨立委保護,在政黨刻意庇護下,當時利用假新聞率先攻擊阪辦事處的委員們一下子説要為蘇處長申寃,但一下子又要保護假新聞的造遙者,竟然說guruguru講的也都是事實。如果這樣,那為什麼不勸他堂堂正正出來解釋清楚,他為什麼一再逃避說謊,扯什麼帳號被盜用呢?「一切都是事實」這種說法是要陷蘇前處長於不義?還是真的要為他申寃?令人費解。
更有某位民意代表,連NHK新聞的全文都沒有看完,就草率質疑日本NHK的報導的可靠性,並斷定「批判」可能指上級的批判而不是外界的批判云云。其實,NHK的新聞在前段(黃色螢光筆以上)已經四次使用「批判」一詞,並清楚的指出:地方媒體依關係者的説法,大阪辦事處因支援旅客受困的事情處理不當,受到在野黨及網路的「批判」….又再説地方媒體認為處長的死亡跟這種批判有關。後段(即螢光黃筆以下)再提到遺書有不堪「批判」之苦的留言,這𥚃的「批判」一詞當然是指上述外界的批判,這位民代竟説「批判」可能是指上級批判云云。這種質疑的前提是「批判」一詞是遺書裡的用字,但NHK報導𥚃,批判二字沒有直接引用的符號,所以不一定是遺書的文宇。何況蘇前處長是特考及格的外交官,中文應該不會差到用批判來描述上級的責怪或指責。至於NHK連結消失也可以想像.上次九月間假新聞的激情推波下,駐日代表處的google map查詢網站被大量攻擊,驚動google把留言功能關閉。國際上很少人能搞清楚我們到底在爭執什麼?當然儘可能避之。但以NHK的公信力和報導的嚴謹來説,如果沒有真正採訪到相關人士的話是不敢做那様的報導的。12月23日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