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太陽花 改革民進黨

承接太陽花 改革民進黨

在太陽花學運前,我已經有正式表達參選民進黨主席的意願,這是延續我一貫地推動改革所作的決定。學運發生後,激勵了各世代對台灣的未來作更深刻的思考。我在黨主席選舉中所提出的理想,包括民主升級、國是會議以及兩岸政策,也因為學運焦點而中斷。但學運所創造出來的能量以及點燃的火苗,民進黨要怎麼去承接,反而是我們現在所焦慮的問題。

因為太陽花學運期間,正好是民進黨原定主席選舉公告的時間,所以我在4月2日的中常會提出延後選舉公告的提案,希望為黨爭取時間,將黨的改革理念向社會大眾作出宣示和承諾。接著我在4月9日提出召開「黨是會議」的提議,讓全黨可以大鳴大放的檢討,跨出民進黨的派系與既有架構之外,接受社會人士與支持者的挑戰與質疑。我知道改革的工程浩大,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需要大家拋棄成見一起來完成。也因為如此,當天會議的氣氛很好,我也當場建議蘇主席邀請黨內領導人一起喝茶交換意見。
隨著黨主席登記日的到來,日前有中生代同志提出世代交替的問題,經過求證,基本上他們是對於民進黨有恨鐵不成鋼的焦慮,期待能大幅改革。對我來說,交棒給中生代並不是問題。我在2008年總統選後,為求順利交棒,忍受著批判扛完代理主席任期,將民進黨主席交棒給蔡英文,就是希望中生代能夠接棒,推動民進黨向前進。
其實我周末在中南部已經和黨內幹部、縣市長及支持者表達改革的迫切和不登記參選的想法。但是同時間世代交替的問題被提出來討論,如果我在第一時間就退選,我擔心會變成唱雙簧的戲碼,所以反而有些尷尬。昨天蘇主席宣布退出黨主席選舉,所以我也就自然順勢地宣布不登記參選。
由於蔡英文前主席也決定再次參選民進黨主席,這情形下,如我再度登記參選與她競爭,相較於當初的交棒,不免有點諷刺。在黨主席選舉初期,我曾真心呼籲有意參選總統的同志不要參選黨主席,但蔡前主席既然選擇勇於承擔,我願給予祝福成全她。
但是我必須強調這不是退選比賽,也不是有人認為的「以退為高,以選為卑」。畢竟黨公職選舉是常態,競爭不代表分裂,主要的問題仍是如何避免派系的私有化和對立,以及如何包容與化解歧見。雖然我退出選舉,但是我仍然殷切期盼新就任黨主席可以真正大刀闊斧的落實黨的改革。
此後,我將以不同的角色,繼續協助民進黨的改造,我對於我命名的黨,有深厚的感情,對於民進黨的改革,我有著無限的熱情與使命感。民進黨要重燃支持者的熱情、重拾人民信任,最需要走出派系和包袱,有更多的對話協商,真正還政於民,大家忍辱負重,承接太陽花學運的能量,邁向光明的方向。

廣告

About Frank Hsieh

Former Premier, Former Kaohsiung Mayor 前行政院長、前高雄市長
本篇發表於 Commentary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