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軍事審判範圍應縮小到戰時或特定犯罪、特定對象

謝長廷:軍事審判範圍應縮小到戰時或特定犯罪、特定對象 

  影子政府召集人謝長廷今(30)日主持廣播節目「有影上大聲-長仔限時批」時表示,從近期發生的廣大興事件、核四公投、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陸軍下士洪仲丘一案、苗栗大埔拆遷案以及狂犬病等重大議題來看,現在的民進黨要發動幾十萬人的群眾運動,在動員能量上有問題。從洪仲丘一案可以發現,很多年輕人自動站出來,不受政黨動員,想要超越黨派。謝長廷認為,民進黨作為一個政黨,在立法院擁有40位席次,應該好好利用體制內的力量來根本解決問題,而體制內最有力就是憲法。謝長廷認為,隨著社會進步,過去無法解釋行政機關違憲的行為現在應該也比較有可能解釋其違憲,在野黨應該更有力監督行政機關。

  針對馬總統昨天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洪案依法要由軍檢偵辦,若移轉給司法機關這樣就是違法。謝長廷指出,這個問題牽涉到軍事審判是否違憲的問題,他認為憲法在國外十分受到重視,更是在野黨最大的武器,但在台灣大家都不承認憲法,但現在比較有談到了,最近民進黨成立一個軍中人權改革小組,也認為在承平非戰時,軍事審判有違憲之虞。

針對台灣智庫的民調顯示75%民眾對軍方追查洪案沒有信心,甚至有高達74%民眾表示不相信軍法機關審判結果,謝長廷認為,這樣的結果註定沒有公信力。為什麼74%的民眾不信任軍事審判?就是因為軍事審判中的司法不獨立,無法公正審判,有可能是配合部隊長官的指揮命令。而一般司法機關依憲法規定,法官應獨立審判。憲法的精神就是要保障人民權利,軍事審判比較沒有辦法保障人權,所以軍事審判的範圍應縮小到戰爭時或是特定犯罪、特定對象才能進行軍事審判。

謝長廷指出,憲法第九條規定「人民除現役軍人外,不受軍事審判」認為這並非表示現役軍人就一定要接受軍事審判,所以總統事實上也應該依據這精神,而不是法匠,只懂形式主義、概念法學而不懂憲法、法律精神。

  關於馬總統今天出席聯合報系「為台灣經濟開路高峰會」時表示最近很多人的發言是對服貿造謠。謝長廷表示,這顯示出馬總統掌握權力的傲慢,教授學者的報告應該都是有研究數據佐證的,如果馬總統沒有其他的研究數據反駁,就應該尊重學者研究的成果與發言的權利。

  關於平面媒體刊出投書「勸謝長廷先生勿以假當真」一文,謝長廷表示,對於中華民國憲法是否接受問題,我們尊重不同的觀點。但是文中關於家族族譜有錯誤解釋的部份,必須加以澄清。謝長廷表示,文中將父親誤植為大哥,祖籍紹安誤植為連江,日本時代戶口名簿種族欄註明為「福」,誤植為「熟」,都是張冠李戴,與事實不符。昨日已經去函媒體更正,也感謝媒體刊出更正函,以正視聽。

廣告

About Frank Hsieh

Former Premier, Former Kaohsiung Mayor 前行政院長、前高雄市長
本篇發表於 Press releases 新聞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