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兩岸交流要面對差異 讓差異成為和平發展的動力

謝長廷:兩岸交流要面對差異 讓差異成為和平發展的動力

   台灣維新基金會董事長謝長廷今(7)日參加由中興大學主辦第七屆兩岸和平論壇發表專題演講「兩岸差異與交流互動」,謝長廷在演講中指出,和平是一種主流價值,而有差異或爭議是否會影響到和平?謝長廷認為,兩岸分別發展的結果一定會有差異,有差異就免不了摩擦,他引用老子說的「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強調和平中有差異,就必須面對差異,要讓差異、摩擦成為發展的動力,但在衝撞中必須維持和平與和諧。

謝長廷指出,過去兩岸都是進行擱置爭議,因為認為差異破壞和平,所以迴避差異。因此擱置差異在階段性雖有一定貢獻,但爭議並未解決。假若沒有面對差異,只是先易後難,會造成差異永久化,兩岸政治無法進入深水區。

謝長廷認為,目前兩岸政策的民意基礎薄弱,在社會上並非普遍,也不是多數的共識。兩岸的交流不應只是國共共識,而是要尋求台灣最大共識,民間、學術機構和各黨各派參與兩岸政策的制定,民意基礎才夠穩固,擴大基礎才能解決政治問題。謝長廷表示,就像現在所謂的台灣最大的共識就是現狀的改變須經由台灣土地上的兩千三百萬人同意,這個大家都沒有爭議。但這只是個理念,若還原到政策上,就是憲法的改變要經公民複決同意,我們應依憲法上的超穩定架構,運用憲法穩定的基礎來保護台灣。

謝長廷表示,和平也是一種心態,就像他最近在談的「憲法各表」:「兩岸兩部憲法」有人就認為兩岸兩部憲法,就是兩個國家;但也有人認為只是一個國家,若是把「一中」當成一個既存的國家,兩岸兩憲都合法的情況下,就有可能被認為是兩個國家,若把「一中」當作是一個歷史的、中國文明的架構,這樣兩岸兩憲的現狀也可看成一國兩制,也就是一個中國文明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種制度,所以這表示不同的心態和角度看事情就會有不同的結論。

謝長廷認為,兩岸未來為什麼和平、政治的議題無法進入深水區,這就是台灣共識不足,如果台灣沒有共識而去談判,這樣對台灣是不利的。未來談判時,不可避免的就是會碰到國家、國號及憲法等問題,政治人物或政黨可能會受到一些制約,受到憲法、黨紀的限制,所以政治人物身分就會比較敏感。謝長廷認為,兩岸進行交流,從學術單位和民間智庫先開始,這樣比較不受拘束,可以暢所欲言,可期待有更多創意與突破。

謝長廷指出,兩岸交流由民間先開始,來談民主及憲法的落實,這樣兩岸就有共同的聲音。未來兩岸的壯大,應該是要雙贏的局面,支持彼此壯大,擴而言之,追求共同目標,就是為人類好,帶來亞洲人民的幸福,而兩岸的人民也因為憲政的推動看到民主的發展,也看到制度化及永遠的和平。

謝長廷表示,他一向支持共生的理念,認為鬥爭的思想只能帶來短暫的和平,要談共生才有穩定的和平,而維新理念就是共生,今天的論壇也實現他認為兩岸交流由智庫先行的看法,期許大家能暢所欲言,展開新的想法和創意。

廣告

About Frank Hsieh

Former Premier, Former Kaohsiung Mayor 前行政院長、前高雄市長
本篇發表於 Press releases 新聞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